学者: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三个软肋

  • 时间:2021-11-05 21: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粤港澳大湾区无论在面积、人口还是经济实力上都具有一定的国际竞争力。但大湾区建设中硬体先行,软体仍有滞后情况。具体表现为人才培育和引进不足、官方和民间对粤港澳大湾区重要意义认知的不足,以及大湾区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设相对滞后。粤港澳要建设世界一流湾区和国际级城市群需要攻克这三个“软肋”。

制度改革是政府首要之务

一、人才培育与引进

在港澳和湾区内地人才流动方面,目前港澳与大湾区九市的人才流动限制仍存。港澳地区人才要进入珠三角九市工作、居住、医疗、教育等仍受一定的制度制约。珠三角九市之间的人才流动也受跨区医疗、社保等配套服务不畅通的限制。大湾区九市的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收负担远远高于港澳地区。港澳科技专案资金过境仍受很大的限制。

在人才培育方面,粤港澳大湾区教育资源相对不足。全国的211和985高校,广州分别只有4所和2所,深圳还没有。大湾区受高等教育人口比例较低。据统计,受高等教育人才占常住人口的比例:香港为26.18%;深圳为25.19%;东莞仅为15.74%。珠三角地区的高等教育与长三角、环渤海地区相比有着较大差距,甚至不如武汉。与拥有史丹福、柏克莱等世界名校集聚的旧金山湾区相距更大。如果大湾区没有更好的大学,留不住对教育医疗品质有更高要求的顶尖人才。在“人才争夺战”背景下,各地政府强有力的人才新政导致人才分流。与北京和上海相比,粤港澳大湾区之于国际一流人才的吸引力仍有差距。另一方面,其他新兴一线城市大力度的引才新政,亦会某程度降低粤港澳大湾区的人才集聚度。如武汉2017年1月颁布的“双百万”人才政策;杭州2018年颁布的“全球聚才十条”等。

二、官方民间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重要意义的认知

粤港澳大湾区要求各地民心相通,合作共赢。开放、包容、创新、共享、协同是大湾区经济的重要要素。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一个核心是打造优质生活圈,“民心相通”尤为重要。粤港澳三地市民同宗同源,风俗语言相通,民间往来一直频繁。但目前,港澳地区社会民间层面对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的战略意义和社会价值认识不够,部分港澳居民在观念和理念上对三地的进一步深化合作存在疑虑,担心在大区域协同整合中会失去自身特色。在官方层面,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很多为新领域新议题新突破,这就对传统政府部门架构和职能的设置,也对公务员的综合素质和能力提出了更大的挑战。基于改革的风险性和不可性以及政府免责机制的不完善,很多亟需制度改革的领域慎之又慎。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又一直信奉“小政府、大市场”的不干预理念。前海片区设置了管理局加强对深港合作的研究,亦设置了对港合作事务处,但仍处于发展的初步阶段。横琴自贸片区设置了对澳合作事务局,但专业职能发挥仍不足。大湾区九市传统的地方政府公务员队伍统一考试和招录方式不合时宜,公务员队伍能力跟不上大湾区建设。根据对湾区内地一些知识密集型机构的调研得知,国际金融领域、新兴贸易业态领域等涌现的新问题一般政府职能部门和工作人员暂时难以解决。地方政府更多重视大型工程、大型企业等经济发展指标。

吸引人才视乎生活宜居性

三、粤港澳大湾区的公共服务体系构建

首先,国际一流湾区要具备世界一流的环境。粤港澳大湾区相较于京津冀城市群,具有环境上的优势。但与旧金山湾区相比,在自然风貌、标志景点、环境保护等生活环境方面有较大差距。沿珠江口风景带未打造、大型跨区域的休闲旅游缺乏平台、珠江口流域受制造业的污染,居民跨区休闲旅游未成为常态。城市内部“脏、乱、差”仍未高效解决,“共享单车”、“滴滴叫车”等新兴业态出现令城市管理难上加难。其次,住房、教育和医疗三方面亦有不足。大湾区住房区域发展不平衡,二三线城市供过于求,大城市中心地段供不应求。一些新的开发区人才和产业未集聚,房价先拔高,进一步降低了新区的人才和产业吸引力。房价调控成为各市主管部门的主观行为,缺乏科学预判和跨区域协调。教育和医疗集中化严重,名校和三甲医院绝大部分集中在大城市旧街区,分配制度不公并且出行不便,与大湾区多数城市的人口城郊化趋势不匹配。新区教育和医疗设施缺失使得新区又进一步陷入“空城”怪圈。最后,跨区民生系统整合困难。医保、社保、退休金领取、购房资格等等依然在珠三角9个城市中被制度隔离。户籍制度长期未放开,影响了海内外人才在大湾区工作生活的动力。与旧金山湾区能吸引全球的科技人才相比,粤港澳大湾区的生活宜居性,将是制约其全球人才集聚的重要因素。

作者:陆剑宝 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研究员、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研究员

来源:大公报